欢乐颂

2020-10-12 21:59:53 作者:有学问社区  阅读: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yxwsq.cn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欢乐颂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今年4月初的一个早上,一群白衣大汉突袭了网心科技的办公室。网心科技是迅雷的全资子公司,这场闪击战专门挑选了迅雷CEO陈磊不在公司的时候。

  白衣大汉们喝令员工们停止工作,迅速掌控了局面,但霹雳手段还在后面。

  下午,迅雷公告陈磊被一撸到底。大股东小米派来的董事长王川卸任,董事会里其他小米系董事换成了迅雷创立时的老将李金波、段晖、罗为民等。

  虽然陈磊人不在公司,但他的心腹反应相当迅速,他们把重要的合同迅速搬运到了办公室里的隐秘角落。后来,有的员工在自己的书里发现了和一家香港公司签署的合同:

  大额云计算咨询合同。

  第一财经日报写了当天晚上的故事。陈磊的司机来到办公室,请保安兄弟们吃饭。酒足饭饱之后,司机用兄弟们的门禁卡进了机房,掏出了5个移动硬盘。

  他当然不是来拷种子的。

  由于拷贝源代码和核心数据时间长,司机出去抽烟,结果被公司监控发现,新闻里说他“落荒而逃”。

  司机是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的表弟。6年前,陈磊带着董鳕还在腾讯云打工时,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找陈磊来迅雷做云计算,他拒绝了。

  后来,雷军也找到他,问了一个问题:

  你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能说了算的公司?

  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迅雷给媒体们发了通稿,说陈磊涉嫌犯罪,4月初带着董鳕假道香港远遁美国。

  7月份,陈磊和董鳕一起开通了公众号“祂的荣耀”,曾经的IT精英也来和兽爷抢生意了。前几天,他发文说:

  我们现在正在经历撒旦极大的逼迫。

  说自己崇拜雷军的陈磊,来过,征服过。但他可能忘了,迅雷这家公司,终究还是姓雷的。

  1

  2013年,用硬刷路由器的方式提高网速的极路由1代发布,这极大刺激了迅雷团队。如果用户可以花几十块就轻松提高下载速度,每年要大几百还一堆广告的迅雷VIP谁还会买?

  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直接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迅雷还有没有存在必要的高度。公司迅速成立了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由段晖带队搞迅雷路由研发,命名为水晶计划。

  恰好,小米也于此时杀入路由市场,由于小米手机里集成了迅雷的下载加速,市场猜测两家不会再合作。迅雷COO黄芃还专门辟了谣。

  1年之后,做出了个四不像产品的迅雷发现:

  太TM难了。

  既然做不了,就去和极路由谈收购吧。没想到小小的极路由还挺豪横,不卖。

  2014年5月,小米参与了迅雷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雷军和邹胜龙此时都盯上了云计算,腾讯有云,阿里有云,百度有云,连美团、盛大、甚至乐视都有云,小米凭啥不能有云?

  那几个月,邹胜龙和雷军先后找腾讯云总裁陈磊画饼。

  邹胜龙的饼陈磊没吃。雷军对谷歌出身的工程师,有着天然的好感和策反经验。小米创业初期的林斌、洪锋等,都来自谷歌。

  听说腾讯云内部不睦,谷歌派已经失势,他给谷歌出身的陈磊画出了激将饼:

  你在腾讯说了不算,离开腾讯你啥也不是。

  陈磊听了偶像的话,来了迅雷。据他自己说,当时没谈股权的问题,这也为日后的矛盾埋下了重要伏笔。

  陈磊在腾讯的老领导当年在饭局上提醒过大家,要小心这个人。可惜,求贤若渴的工程师们,没当回事儿。

  2014年10月20日,陈磊加入迅雷任CTO,兼任网心科技CEO。随他一起来的,还有董鳕等庞大的女性助理团队。

  迅雷的创始人程浩和邹胜龙是大学同学。整个公司的文化比较简单直接,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是在公司拍桌子当面互怼,怼完晚上撸个串醉一场,醒了再做一东兄弟。

  一开始,兄弟们对刚来的陈磊团队还是很支持的,抽调了大量工程师来支援网心的业务。但很快,他们发现这位兄弟和他们不太一样:

  从来不和我们撸串。

  2

  知乎上有个热门问题:迅雷为什么越做越烂?里面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控诉。

  口碑崩坏就是从2014年即将上市开始的。2014年底上市前,迅雷开始清理服务器里大量动作、盗版资源。浩南记得当年一位迅雷的兄弟回忆这场大清理:

  人类历史上最完整的动作片资源,没了。

  从此,迅雷的C端业务再无寸进。而陈磊负责的网心科技则在“赚钱宝”等B端带宽业务上越走越远。

  2015年,已经上市的迅雷卖掉了迅雷看看。小米成为公司大股东,段晖、李彬、程浩陆续离职。为了公司权利过渡,陈磊成为了邹胜龙的联席CEO。

  占有了迅雷大量资源的网心科技发展得不错。2016年用户突破了400万,陈磊还获得了当年的互联网风云人物称号。

  迅雷的老人们不喜欢陈磊。不仅仅是因为他不爱和大家一起撸串。他们抱怨陈磊爱搞小团体,擅长系统性包装自己,有巧劲儿但不爱干老实活儿,揽功诿过的功夫实在是一等一。

  有时候想和他当面碰一碰,还要:

  先过女助理这一关。

  大家隐晦地和邹胜龙表达过这些看法,老邹说人家是大公司来的:

  你们要开眼看世界。

  网心科技新业务发布时,大股东雷军前来站台,盛赞公司做出了他想要的业务。

  2016年底,邹胜龙准备退休,他和老部下说公司准备交给陈磊。在权力交接的过程中,一些人默默离开,另一些人则准备拼死一搏。

  迅雷在美国上市后,深圳政府给批了一块地建办公大厦。当时,迅雷内部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专门负责工程监督。

  一直在公司负责法务的於菲本是委员会的委员,2016年,因为迅雷内部高管陆续离职,於菲独家控制了委员会,随后,设备商开始陆续更换,价高者得的现象越来越多。在一个以速度骄傲的城市,迅雷大厦六年了还没用上。

  於菲还负责着迅雷的互金平台迅雷大数据,在老邹逐渐交权的2016和17年,迅雷大数据的运营方式和网心科技一样。需要流量和韭菜的时候,大家都用迅雷的接口,有收入的时候,迅雷就得靠边站了:

  利润全都是自己的。

  2017年3季度的财报里,网心科技的“共享计算”玩客云业务,正式代替了迅雷传统的会员、游戏、广告收入成为主营业务。

  那是区块链最好的时光,也是陈磊团队最好的时光。记者们和迅雷的采访沟通,都被归口到了董鳕治下。

  当年四季度,离邹胜龙退休日期越来越近时,於菲和陈磊爆发了正面冲突。於菲管理的迅雷大数据用拉横幅、公告举报等方式指责陈磊诈骗。

  对于这次危机,后台有陈磊斡旋股东,前台有董鳕代表迅雷发声稳住媒体,指责於菲涉嫌利益输送。

  事情最后以迅雷出资5000万买下迅雷大数据这个P2P业务大坑收尾。因为“能够在关键时刻维护公司利益及时挺身而出,并有突出立功表现”,董鳕团队每人获得公司奖励10万元。

  3

  2017年底,邹胜龙卸任,小米的王川继任董事长,陈磊成了迅雷CEO。老邹在位时,坐一辆百来万的辉腾,员工们发现,新的CEO陈磊,坐上了大几百万的迈巴赫。

  那时候的董事会上,陈磊和董事们说,3年来,迅雷的股价在他的领导下从6刀涨到了27刀,要是在他以前工作过的谷歌、微软、腾讯,做出这样的业绩,早就拿到回报了。

  股东们不同意。一方面大家觉得这是区块链概念的鸡犬升天,另一方面,公司的业绩并没有确定性的提升。

  今天所有的纠纷,始自当时的不欢而散。

  在迅雷老将们看来,网心科技架空迅雷的活动是全方位的。人事、财务、组织结构都换成了陈磊的自己人,连迅雷最引以为傲的服务器都换成了阿里云:

  简直是耻辱。

  在迅雷近期发给媒体的材料中,陈磊非法侵占公司资产,挪用巨资炒币,甚至连报销和自己工资都做手脚。

  而他的亲密战友董鳕,将来自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大肆虚构交易,伪造合同。比如,来自鹤岗的60来岁的农民夫妇,堂而皇之的成为了网心科技区块链技术专家顾问,“专家”收取顾问费的银行卡竟然握在董鳕手里。

  迅雷一位老将给浩南讲了很多段子。

  他说不管别人怎么说,陈磊对员工,特别是女员工还是很不错的。比如27岁的年轻女公关,在迅雷能拿到十几万月薪。

  但最受疼爱的,还是董鳕,在陈磊4年前的一条朋友圈里,他夸奖董鳕从青春少女成长成了全面管理人才。董鳕回复说:

  都是老板KPI定的好,感谢上帝。

  董鳕爱弹钢琴,公司里就有一架30多万的钢琴,甚至把她的前夫都招进了网心科技。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莺莺燕燕们是馋在心里,天长日久难免有些矛盾,比如董鳕2018年生孩子时,中途还回来给莺莺燕燕们撂过狠话:

  妳们给我等着。

  创始团队的撸串文化淡出后,陈磊的“谷歌+微软+腾讯”文化成了公司主流,基层员工收入涨幅很大,办公室装修要不计成本的舒适,领导沟通活动很多,有人提议公司应该换个好点的咖啡机,立即就有世界顶尖品牌入场。

  甚至,陈磊还乐于给自己的同事们传教。迅雷中高层干部都明白一个潜规则:

  想升职,就要加入老大的唱诗班。

  董鳕也是虔诚的教徒,2012年与前夫的婚礼由神父主持,后来的微信ID是“天父所爱的”。

  欢乐颂唱到了2019年底。

  陈磊告诉董事会,公司账上没钱了,请求把在开曼群岛账上的2亿美元挪一半回来江湖救急。

  和湖北企业家谈什么都好,就是别提钱。从2017年开始对陈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雷军,怒了。在董事会的理解里,迅雷从来都是一家赚钱的公司,当初老邹走的时候,账上大几个亿现金呢?

  此后,小米系迅速将手中的迅雷股票换成了老将李金波创业公司的股份,李金波等于今年4月重新进入迅雷收拾残局。

  迅雷公告说对涉嫌职务侵占的陈磊进行立案调查后,远遁美国的陈磊也作出了回应。他说迅雷是美股上市公司,审计普华永道查到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脏水全部都泼到我身上。

  10月11日,陈磊在他和董鳕的公众号上发了一篇文章,标题是《领受圣经中丰盛的恩典》。

  他在文章里说,关心迅雷的人,都知道他现在正在经历撒旦极大的逼迫。但神一直都在看护着他,今天,他还不适合分享这段时间里的经历。但他相信神一定会为他翻转。

  神不但在圣经的字里行间中给我们智慧和指引,还在生活中给我们丰丰厚厚的供应。

  一位迅雷的朋友看到了这篇文章,分享到群里说,生(xun)活(lei)的确给了他丰厚的供应。不过耶稣也说过一句话:

  富人进入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艰难。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本文关键词:迅雷 , 公司 , 腾讯

相关文章

X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06-2015 yxwsq.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005836号-1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