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田华:从贫家女到人民艺术家,一家四口患癌症,花光300万

2020-06-19 00:00:52 作者:有学问社区  阅读: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yxwsq.cn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92岁田华:从贫家女到人民艺术家,一家四口患癌症,花光300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田华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电影表演艺术家,一部《白毛女》将她推上了影坛的巅峰,她在成长中见证了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

田华德高望重,为人正直,从来不摆官架子,为祖国的文艺事业呕心沥血一辈子,她的奉献精神一直激励着后人。

1928年8月3日,田华出生在河北唐县一户贫苦农家,原名刘天花。因为她出生的时候村里很多人患了天花,所以父母给她起名“天花”,算是以毒攻毒。

田华出生时正值连年战乱,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田华9岁时失去了母亲,父亲破产,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只好借债度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田华小小年纪什么活儿都干,挑水砍柴、烧火做饭,挖野菜、上树捋榆钱儿给家里人填饱肚子。

1937年,八路军在她的家乡驻扎,田华每天跟在八路后面转,看他们演戏,替他们放哨,渐渐萌生了参加八路军投身革命的想法。

1940年,年仅12岁的田华要求参军,首长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刘天花。首长说,太土,还是改名叫田华吧。于是,这个名字跟了她一辈子。

田华进入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做了一名小演员,在部队这个革命大熔炉,她进步很快,学会了唱歌跳舞,在许多话剧中担任重要角色。

从12岁到22岁,田华经历了反“扫荡”、解放战争、土地改革,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文艺战士。

新中国成立前夕,东北电影制片厂准备将歌剧《白毛女》改编成电影,很多女演员竞争“喜儿”这个角色,导演王滨和水华认为田华年龄与角色接近,有河北农村的生活经历和表演经验,于是田华得到了这个角色。

田华1950年进入《白毛女》剧组,这是她第一部电影。为了更接近角色,田华到一个小山村体验生活,把小时候干过的砍柴挑水、做饭挖野菜等农家活又认真干了一遍,很快找到了角色的感觉。

她还虚心向扮演大春的李百万、扮演王大婶的胡朋、扮演黄世仁的陈强等老演员学习,顺利走进“喜儿”的内心世界,把一个勤劳、善良、纯朴又有着刚烈性格、不屈精神的农家女孩塑造得栩栩如生。

田华说:“我扮演白毛女,可能就是缘分吧,我和喜儿也有着类似的生活经历,演喜儿,就像自己演自己。”

1951年,《白毛女》在公映后立即引起轰动,首轮上映观众达600多万,创造了当年影片播放的最高纪录。很多农民受影片情节的感染,当场就喊出了“打倒地主”、“减租减息”的口号。

在同时代的女演员中,田华的美并不出挑,面部缺乏电影演员的“立体感”,但她扮演的“喜儿”令人终身难忘。田华笑着说:“就因为我的形象不够美,才沾光演了白毛女。”

《白毛女》一举夺得当年文化部优秀电影评选一等奖,田华则因成功塑造了“喜儿”一角,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金质奖章。

电影《白毛女》影响了几代人,是一部难得的红色经典之作。至今,电影中“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经典插曲依然传唱不衰。

“喜儿”让田华一跃成为耀眼的明星,她先是在中央戏剧学院干部训练班深造,1959年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相继主演了《花好月圆》《党的女儿》《风暴》《江山多娇》《夺印》《碧海丹心》《秘密图纸》等影片,表演风格朴实亲切、富于生活气息,塑造了一个个精彩而难忘的银幕形象。

在1958年的《党的女儿》中,田华扮演的赤胆忠心的共产党员李玉梅的形象深入人心,文化部长茅盾这样评价《党的女儿》:“田华同志塑造的李玉梅的形象,是卓越的,没有她的杰出表演,这部影片不能给人以那样深刻而强烈的感染。”

“党的女儿”田华从贫苦女孩成长为人民艺术家,1962年入选“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

就在她的演艺生涯蒸蒸日上时,运动席卷而来,田华离开了大银幕。

1976年,田华终于复出,在峨眉电影制片厂与潘虹合演《奴隶的女儿》。试妆的时候,田华对着镜子哭了:“我不认识我了!我的脸又老又肿,鬓角都有白丝了。”

她甚至想打退堂鼓:“我说我不上了,麻烦你们找别人吧。”

《奴隶的女儿》潘虹 田华

此时的文化事业百废待兴,作为军人的田华不能退却,此后她继续出演了《猎字99号》《峥嵘岁月》《法庭内外》《许茂和她的女儿们》等影片,其中《法庭内外》让她获得第1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开始了第二次艺术生命。

现在的田华偶尔在电影中客串几个角色,从主演到配角有没有落差?“我年轻的时候,演主角多,那时候,别人演配角当绿叶陪衬我。现在我年龄大了,也应该为年轻人当好绿叶,为他们做好陪衬。”

1983年,田华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多次受到领导表扬和嘉奖。

1990年,田华离休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各种社会公益活动中,到全国各地慰问演出,不要报酬。

八一厂年轻演员们感慨:我们在下基层的时候,老人家和我们一起去最前线、最偏僻贫困的地区,无论舞台多么简陋,她比我们年轻人都热情。

1996年9月,田华成立了田华艺术学校并亲自担任校长,聘请各大艺术院校的老艺术家和老教授来讲课,为国家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文艺人才。

田华多年来的无私奉献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和社会的认可,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获得“中国榜样公益爱心大使”、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终身成就奖等光荣称号和奖项。

田华的爱人苏凡原名杨振元,比她大4岁,他们是在晋察冀“抗敌剧社”相识的革命战友。

田华文化程度不高,很多字不会写,苏凡教她学文化、改错别字,两人悄悄相爱了。

那时部队在张家口,苏凡去北京执行任务,回来后给田华买了两块巧克力。从来没吃过巧克力的田华把糖纸扔在了地上,被同屋的大姐发现了:“呀!巧克力,张家口哪有这个?是苏凡带回来的!”就这样,田华和苏凡的地下恋情曝光了。

当时部队不允许谈恋爱,支部大会马上召开检讨会来“帮助”他们,处理结果是苏凡调离剧社,两人被分开。

他们靠通信交流感情,互相鼓励,发誓等到能在一起的那一天。

田华努力演戏,很快成了社里的台柱子。苏凡在工作中立了大功,受到奖励。由于表现出色,他们因违规恋爱的处分被撤销了。

1949年8月4日,新中国成立前夕,田华和苏凡在北平结为革命伴侣。

组织上给他们5万元(即现在的5元)钱,他们拿着5万元在市场上买回了三件结婚用品:一张半新的双人印花床单,一只搪瓷脸盆,田华一直以来穿的都是布鞋或草鞋,从来没穿过球鞋,苏凡就给她买了一双回力牌球鞋。

婚后不久,苏凡接到了担任开国大典天安门舞美设计的任务,当时为了保密需要,苏凡并没把任务告诉新婚妻子田华,田华也不知道丈夫做什么工作。

苏凡率领舞美队用28天时间完成天安门的装修和舞台布置,一直工作到1949年10月1日清晨才最后完工,为开国大典立下汗马功劳。

苏凡在天安门城楼上亲历了共和国历史上最精彩的瞬间,2009年,导演叶大鹰根据苏凡和田华的故事拍摄了电影《天安门》,潘粤明饰演的男主角田震英的原型就是苏凡。为人谦逊的苏凡交代叶大鹰不要在电影中用他的真名。

电影《天安门》潘粤明

苏凡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担任文学部副主任、导演。他导演了《东进序曲》《碧海丹心》《解放石家庄》等电影。

田华在外拍戏,家里顾不上,家中里里外外都是苏凡操持。他们有3个儿子,每次田华生完孩子就外出拍电影,有时一出去就三五个月回不了家,孩子全交苏凡和奶奶照顾。

苏凡又当爹又当妈,煮牛奶、洗尿布、抹巴巴,苏凡都得下手。田华很感激丈夫,说:“苏凡就是我的后勤部长。”

田华的3个儿子在他们的红色教育下长大,她教育孩子艰苦朴素,不多花一分钱,不占公家一丝便宜。

田华的儿子们长大后结婚成家,又给田华夫妇添了3个孙子。一家人热热闹闹,十分美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2月,小儿媳确诊了乳腺癌;同年8月,小儿子患了肺癌;2012年,二儿媳也被查出乳腺癌;2013年底,苏凡被确诊肝癌晚期。

一个癌症病人足以拖垮一个家,何况四个。为了给家人治病,田华花光了家里300万元的积蓄,日子一下子回到拮据的起点。

家里的支出就像流水一样,让田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窘迫。为了节约每一分钱,田华处处精打细算,买菜不去菜市场去早市,而且还赶在早市快散的时候才去,因为那时的蔬菜更便宜。

卖菜的人认出满头银发的田华,不解地问:“阿姨,您这么有名的人物怎么亲自来买菜,还买这么便宜的菜呢?”

田华笑着说:“名人也是普通老百姓,我也得吃喝拉撒呀!”

田华去八一厂超市买豆角,豆角比昨天贵了5角钱,田华放弃了:“一个菜贵5角钱,按月算下来,每个月伙食费就要多支出很多。”

田华把最好的食物和营养品都留给丈夫和儿子儿媳,自己连水果都舍不得吃。实在想吃的时候,她就买些胡萝卜、小黄瓜之类的蔬菜过过瘾。

她的孙子杨潇心疼奶奶:“奶奶,为了这个家您太辛苦了,我要挣钱让您吃上水果!”

田华爽朗地笑着说:“这算什么苦呀,奶奶当年和喜儿一样,打柴、挑水、推碾子、挖野菜,哪一样没干过?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我还爬树采杨树芽儿、柳树芽儿,捋榆钱儿给家里人填饱肚子呢!”

小儿子查出癌症后,一向不愿求人的田华,托关系找最好的医生,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小儿子做了手术。

小儿子手术后,年事已高的田华每天准时过来陪护小儿子,为儿子端屎端尿,擦拭身体。

小儿子有些害羞,田华深情地说:“儿子,妈生下你后,因为拍戏比较忙,没能好好照顾你,现在让妈多尽尽心!”田华发自内心的话让小儿子潸然泪下。

老伴苏凡被查出肝癌后,田华强颜欢笑,把悲伤埋在心里,不向老伴流露任何不良情绪。

苏凡察觉出自己的病症,豁达地安慰妻子:“我都89岁了,活到这个年纪也没啥遗憾了,可惜3个孩子还年轻……”说完他转身抹起了眼泪。

为了给家人赚钱治病,田华疯狂接活儿养家,只要能挣钱就去。前一秒她还在伤心抹泪,一站在舞台上立刻变了个人似的,特别开心,她不想把负面情绪带给观众,在镜头前,她永远是漂亮的老太太。

田华与老伴

她给一个朋友做婚礼主持,80多岁的老人站了整整一上午,获得了1000元钱的报酬。

孙子杨潇心疼埋怨她:“1000元钱能干什么呀,你干嘛这么拼命?”

田华说:“1000块钱也是钱呀,能挣一点是一点,这1000块钱够咱们一个月伙食费。”

田华有自己的原则,就是从来不接广告。2012年,田华的小儿子病得最严重的时候,一个药厂找到了她,想让她代言,代言费是200万元。

这对田华是多大的诱惑啊,可她一咬牙还是拒绝了:“万一这个药查出问题了,我做了代言,带来不好的影响怎么办?”

这就是她的底线:“我知道我真缺钱,我真想要钱。可是,钱不能是这么个挣法。”

在200万元和1000元间,田华选择了后者,因为那是可以站着挣、问心无愧的钱。不能因为经济困难,让自己晚节不保。

不少爱心人士和企业都希望为田华一家捐款,对于这些爱心帮助,田华在表示感谢之余进行了婉拒:“我们不愿意接受捐款,凡事都要靠自己,生活再艰难,都是自己的事儿。”

说到这里,田华也时髦起来,引用了一句歌词:“每一个人都要学会‘嬉皮笑脸面对生活的难’,通过力所能及的劳动换取相应的报酬,这样过着很舒心。”

2015年6月,田华的小儿子因病情恶化去世,田华白发人送黑发人,她大病了一场,精神几近崩溃。

2016年11月4日,与田华风雨同舟67年的苏凡去世。两个儿媳也相继去世。

坚强的田华老人笑对生活的苦难,如今92岁高龄的她依然活跃在各种社会公益活动中,仍在奉献自己的光和热,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传递给大家,就像她喜欢的诗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关键词:白毛女 , 小儿子 , 电影

相关文章

X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06-2015 yxwsq.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005836号-1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